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素月之死
素月之死

素月之死

1918年,杨州闻名的青帮头子刘寇天,年方叁十一岁,他看上了同是刘姓一家穷人只有十六岁的独身女儿素月,便仗着其强大的青帮势力,指定要强娶素月为妾,素月父亲就是不肯就范答应,刘寇天便倚仗自己的权势强行霸占了素月家赖以生存的叁亩田地,在素月父亲领着一家五口人外出躲避的一天晚上,刘寇天指使人在途中将素月秘密抓来,关进了刘寇天家后院。一见貌如天仙的素月,刘寇天的老父亲刘老太爷就喜得不得了。

  刘老太爷已经七十二岁了,当晚,刘老太爷就命素月同他睡觉。并威胁她说,如果她不肯,就在途中杀了她全家,也不会有人知道。尽管他的儿子刘寇天心里极不情愿,也只好眼瞪瞪地看着老父亲将素月拖进了他的房间内。老太爷知道儿子的心思,他答应儿子在他破了素月姑娘的贞操,取得初夜权后,下半夜儿子就可以同素月圆房。

  素月是一个很孝顺的女孩子,为了全家的人的性命,为了她娘的病,她强忍着悲伤,牺牲了自己。哭声变成了忍耐,也变成力量。这力量使她克制自序而不敢发狂,使她能镇定地应对目前恶烈的处境。

  她悄悄地看了他一眼,脸上粗粗的毛孔和道道皱纹,耷拉着皮肤的颈脖,映入了她的眼,他简直可以做她的爷爷了!这就是她终身要献给他的人吗?我将要永远陪伴他一辈子吗?「一树梨花压海棠。」在这暗无天日的黑道社会里,现实对她是多么残酷啊!她下意识地瞧着他的头,丝丝白发,真是「一树梨花」,而海棠却不幸就是自己。

  「自古红颜多薄命」,古人都这么说,她只好认命了。她的神志已经有些麻木了。

  刘老太爷兴奋地嘱咐家人李姑,替素月梳洗整装,当天晚上刘老爷子就命素月和他同睡,尽管儿子刘寇天一肚子的不情愿。

  刘老太爷虽然年事已高,但是还有着一定的性能力,他兴奋地流着口水,一件件剥光了素月的衣裤,紧紧抱着素月柔滑的身子。

  素月畏缩在刘老太爷的怀里,她正当十六年华,细细的腰肢,刚发育成熟的乳房饱满结实,柔嫩的肌肤,白如雪霜刘老太爷的身躯,把她重压着,在他哼哧哼哧的喘气声中,他将自己那半硬半软的阴茎龟头,强行塞进了素月的阴道。

  她开始感到紧张刺激中还觉得火辣辣地涨痛,她咬咬牙,皱眉忍住了,她不想哀求,哀求有什么用?他能饶过她吗?当然不会的!花了那么多钞票,为的是什么?刘老太爷见她没作声,以为她愿意了,便用力地向前一挺,一下子,龟头便挤进了素月的阴道口,紧跟着,老头子的下身又向前一挺,他的整根阴茎就全部插进了素月的阴道里。

  素月痛得连声大叫,「啊呀,不能,疼死我……」她花容失色,眼泪像珍珠似的落下。

  刘老太爷一面亲着素月的小嘴唇,一面小声在她耳边说:「小乖乖,忍一下就会好。」

  素月激烈地扭动着下身说,「哎呀,我不要……」素月的阴道又紧又窄,紧紧裹住刘老太爷的阴茎,由于素月下身激烈扭动,加上有素月阴道里不断流出湿润润的粘液滋润,使刘老太爷得性兴奋越来越强,感到无比舒服,他原本不太坚硬的阴茎,此刻变得硬了起来。他闭上眼睛,默默地享受着与处女性交时,素月姑娘给他带来的无穷快感。

  刘老太爷趴在素月的身上一动不动。他的嘴却不停地吸吮着她的嘴唇,素月紧闭着嘴唇,不让他的舌头伸进她的口中。刘老太爷急了,用嘴使劲拱入素月的口中,一口将素月的舌头强行吸在自己的嘴里。

  他那双布满皱纹的手,交替着,使劲揉搓着素月那柔嫩的两只乳房,刘老太爷的胡须在她的乳房上轻轻地扫动着,素月感到浑身痒痒的,不住地上下左右摇摆着自己的下身,阴道里不由自主地涌出一股股粘液。他轻轻抽出阴茎,又用力顶进去,一进一出抽插着。

  虽然刘老太爷的阴茎并不十分粗大,但从未与男人性交过的素月,她感到恰到好处,只觉得阴道里胀鼓鼓的,说不出的兴奋。她不由地扭动着屁股,嘴里娇喘虚虚,「啊呜,啊哟,我不,哎呀」,素月阴道里的快感是从来没有过的。

  正当素月飘飘欲仙的当儿,刘老太爷突然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接着,老头子猛挺了几下,在素月的阴道里很快流淌出几滴精液。

  素月只觉得刘老太爷的阴茎在自己的阴道里跳了几下,一丝热流通过下身,漫遍全身,但她还需要他的抽插和热流时,却见刘老太爷气喘呼呼地趴在她的身上,一动也不能动了。

  「你,你怎么啦?」素月问他。他没有回答,顿时,素月像从高空之中跌落下来,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,阴道里像有千万条蚂蚁和小虫在爬似的。然而,刘老太爷已经无能为力了。素月推搡着趴在自己身上的老头子,刘老太爷爬起身一看,自己的阴茎上,素月的阴唇和阴道口,都留有斑斑血迹,连床单上也留下了鲜红的血印。

  素月感到难过极了,她深深叹了一口气,自己十六岁的最宝贵的贞操,就这么被强制性地交给了,比她几乎大了四五倍的糟老头,而且是在黑社会的强制暴力威胁下。但她万万没想到,她的悲惨命运还只是个开头。

  刘老太爷穿好衣裤刚刚出去,他的儿子刘寇天就狞笑着跨进门来。素月吓了一大跳,刚想去抓自己的衣裤,刘寇天突然一把抓过素月,将她转过身体,一手往下压她的脊背,一手紧紧搂抱着她的屁股,然后掏出自己早已高高翘起的阴茎,从她身后的屁股缝隙中,顺利地插进素月阴道的裂缝中。

  她发出了一声屈辱的惊叫,「你怎么……我已是你父亲的人了,你不能……」而他却不说一句话,强壮的身体紧紧地箍住了她,使素月屈辱地向前弯着腰,刘寇天压在她的脊背上,和素月几乎是重叠在一起,同时不停地用阴茎从后面抽插她,他的臀部前后凶猛剧烈地抽动着,他的小腹挤压着素月的屁股,发出啪啪,啪啪,啪啪的响声。

  刘寇天的双手绕到素月的前胸,使劲挤捏揉掐着她的两只乳房,用力仔细地玩弄着素月乳房中的硬块,素月流着眼泪,痛得张大了嘴,她的身体被他奸淫的动作向前一振一振的,素月不停地向两边甩着长发,阴道里发出了一阵阵扑滋扑滋扑滋的声音,紧接着,刘寇天一阵汹涌滚热的精液通过他不断跳跃的阴茎喷射出来,长长地射入了素月的阴道深处。

  刘寇天大声喊叫着,突然从她的体内拨出阴茎,几乎使她跌倒,他将自己尚未软下去的阴茎缩回裤裆中,把素月翻了个脸朝天,他兴奋地狞笑着,弯下身,两手紧握素月的两只乳房,先是用手指捻压着她的两个乳头,又用嘴舔咬着她的乳头。

  接着,他伸出食指和中指,将食指插入素月的阴道,又将中指使劲地插入了她的肛门,素月大声哭叫着,他不停地捻动抽插着两根手指,素月哭喊着,全身激烈地扭动着,但刘寇天却感到了莫大的快感。

  第二天,他们父子俩将素月交给了刘家开的「春花梦轩」妓院老板王老太婆。

  当晚,王老太婆就让素月接客,素月宁死不从。王老太婆威胁她,如果不从她就要被轮奸。素月还是不从,因为她已看透了黑社会的本质,昨晚她就被那禽兽不如的刘家父子强奸,她已经什么都不怕了。

  王婆见状,立刻叫来六个妓院打手,不由分说,一把将素月按倒在地,叁下两下就扒光了她的衣裤,六个打手当着众人的面,一个一个地压在素月的身上,将她轮奸。因为怕她怀孕,六个打手都把自己的精液射在素月的脸上,乳房和阴毛上。素月咬着牙忍受着他们六人疯狂的轮奸,就是不答应接客。

  顿时,王婆脑羞成怒,命打手们将裤子给素月穿上,抓来一只小猫,塞进了素月的裤裆,然后用木棍抽打她裤裆里的小猫,小猫痛得在素月的裤裆里又跳又抓,这下,素月终于发出了令人心悸的惨叫声,裤裆里流出了血和尿。素月终于连连答应接客。

  一个月后,素月恢复了,王婆又逼她去接客,素月反悔,说什么也不肯去接客,王婆大怒,命人将素月衣裤剥光,把她仰面按在地上,然后将一根大洋烛插进素月的阴道,素月剧痛难忍,欲喊不许,欲哭不能。半个小时后,素月的阴道里流出一大滩鲜血,素月只好去接客,二十岁那年,她死了。

  【完】